F1焦点
当前位置:首页>F1焦点>新闻正文

阿隆索在法拉利实现自我价值 离开只为追求胜利

费尔南多-阿隆索与法拉利取得了除了世界冠军之外的一切,但是在自我价值实现的同时,他希望在F1生涯结束前可以拥有更多世界冠军头衔,因为他是一名真正的斗士。

法拉利造就成熟的阿隆索

阿布扎比是阿隆索为法拉利参加的最后一场比赛,赛后车队全体换上了一身特别的T恤,上面用西班牙语印着“Tanta roba, muchas gracias(好多事情,感激不尽)”。

96场比赛、11场胜利、5个杆位,过去五年里,阿隆索为法拉利挣来的荣誉实际上远远超过成绩单上的数据。在此期间,法拉利从没有打造出一辆保证在前三名实力的赛车,但是西班牙人三次拿到年度第二,其中2010和2012年险些登顶成功。被赶下坐了23年法拉利主席位子的卢卡-迪-蒙特泽莫罗与尼基-劳达、迈克尔-舒马赫共事多年,他口中“阿隆索是世界上最优秀的车手”绝不是吹捧。

也许他是在乎自己在马拉内罗的话语权,但即便是2010年在霍根海姆被要求让车,菲利普-马萨对自己的前队友没有半点不满。一位希望能够获得车队绝对支持的车手,又在最艰难环境下也能激发团队的战斗欲望,这不正是最符合法拉利风格的车手?在迪-蒙特泽莫罗看来,阿隆索甚至是比舒马赫更加适合率领法拉利走向成功的灵魂人物,不仅是他的技术能力、精神力量,还有西班牙人与意大利人更为接近的文化修养。

阿隆索的能力早已受到公认,但是他选择未来之路时总是不能像他的车技那样精美。当年早早地与迈凯伦缔结“海誓山盟”,但仅仅一年就出现裂痕,然后回到雷诺,只因为已经知道自己将来会披上法拉利战袍。事后我们可以说“世界上最优秀的车手”与F1历史上最成功的车队结合是必然之势,只是2009年宣布加盟法拉利时的那个阿隆索显然还没有完成自我升华。这就是过去几个月里他不断强调的“无论作为车手还是个人,都在效力法拉利期间进步了很多”。或许只能说,他选择了正确的车队,但没有找对时机。

离开跃马时机正确

如今,法拉利面对的其实是“后舒马赫时代”或者说“托德时代”结束后留下的核心问题。发生在法拉利高层的“地震”有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甚至来晚了。阿隆索没有在2013赛季结束后离开马拉内罗,应该已经算是“奇迹”。去年法拉利取得称得上2010年以后最顺利的开局,但在西班牙夺冠之后,突然就陷入了颓势,而且难以找到根源。

阿隆索坦言去年夏天他的内心已经产生动摇,夏休期前的匈牙利大奖赛结束后,他带着反讽的口吻说希望圣诞礼物是一辆红牛赛车,结果遭到了迪-蒙特泽莫罗的批评。现在,他透露说那段时间已经与前法拉利主席沟通了去留的问题,而双方的共识是观察2014年法拉利V6涡轮增压引擎的竞争力之后再做决定。

所以,你可以想象今年9月在蒙扎那个混乱的周末——迪-蒙特泽莫罗被离任传闻包围——他与自己的老板见面后那个被媒体形容为“临别的拥抱”背后的深层含义。在弗拉维奥-布里亚托雷、罗恩-丹尼斯、迪-蒙特泽莫罗这三位共事过的F1大佬之中,他与后者的关系最为紧密,虽说是上下级关系,但又在为同一个目标奋斗过程中惺惺相惜。

新上任的法拉利主席塞尔吉奥-马尔乔内显然有自己的理念。或许,如果阿隆索想要继续留在法拉利完成合同,也是可能的,但应付新法拉利高层的风险与去一个新的环境没有实质的区别。何况,凭借已经为法拉利做出的贡献,此时离去不会对他个人的声誉造成任何损失,甚至多少让人为他没能带走一个世界冠军而感到惋惜。

归根结底,胜利是赛车手唯一的追求。“很难想象明年我将不会再传法拉利的红色队服,离开法拉利是一个非常艰难的决定,”阿隆索有些沉重地说。

“但是就像菲利普(马萨)去年一样,他效力了法拉利很久之后离开。但是他在阿布扎比拿到第二。他很享受领奖台,而我只有第九名。我想念领奖台、想念胜利、想念世界冠军。我觉得新项目会让我离这个目标近一点,或许明年不可能,但未来几年一定可以。”

“伟大”已经铸成

在2015年依然可能继续保持统治力的梅赛德斯没有空位的情况下,迈凯伦——从去年开始一直公开“勾引”阿隆索回去——自然是最符合逻辑的选择,哪怕本田引擎的竞争力也是未知数。相信对现在这个全方面成熟的阿隆索,2007年与丹尼斯的隔阂不会成为问题,而刘易斯-汉密尔顿也相信他不会重蹈覆辙。当然,在合同期限的问题上,他一定会为自己争取最大的利益,以便根据形势选择最利于自己的夺冠机会。

最后一次作为法拉利车手出席例行的车队新闻会时,阿隆索被要求回应西班牙国王胡安-卡洛斯在造访围场时透露他亲口说将加盟迈凯伦时十分机智:“我不知道国王说了什么。通常你不能跟国王唱反调,国王说的永远是对的。”

之所以迟迟不能宣称自己的新东家就是迈凯伦,是因为阿隆索尊重已经达成的协议。可以理解的是冠名商的位置已经裸奔一年的迈凯伦为了吸引新的赞助商,尤其是另一位车手可能带来的合作伙伴,需要进行一些慎密的谈判行动。对他与迈凯伦新一次的合作来说,这又是一个积极的信号。

“从礼拜一开始,我会是一名法拉利的支持者。”阿隆索的临别感言相信让所有Tifosi(法拉利支持者)感到安慰。加拿大人吉尔-维伦纽夫是Tifosi心目中最伟大的法拉利车手之一,尽管他没有拿过世界冠军,而且在1982年去世,但是他每一圈都奔向极限、永不放弃的精神深深感染着老一代车迷。

阿隆索很明显已经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在Tifosi心底为自己树立了一块地方,而且刚刚33岁的他过去没有为法拉利赢得世界冠军,不代表今后不可能,毕竟有11位车手是在35岁之后加冕头衔。

“当前,你刚刚说完‘拜拜’不可能想着以后还要回来。我从雷诺去迈凯伦,然后回到雷诺。我即将离开法拉利……也许以后会回来,”阿隆索在阿布扎比略有所思地说,“与我合作过的车队都为我留着一扇门,这通常是不可能的。据一些报道说我是个很难合作的人,但是最终我都回到了那些工作过的地方,这是一个好迹象。”

这绝对不是说给车队新闻官说的公关话,这是他内心真实的想法,因为他坦言“是否今后会回到法拉利”的问题让他触不及防。

众所周知,阿隆索离开F1后的下一站将是勒芒。在法拉利这五年里虽缺一个世界冠军的头衔,但他已经戴上了“法拉利历史上伟大车手”的皇冠。在一段成功的个人成长经历后,以一个更加完善的自己去追求更高的挑战和荣誉,这是所有伟大运动员的共性。


(文章来源:搜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