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专题
当前位置:首页>F1专题>新闻正文

F1策略报告加拿大站:法拉利"嫌弃"软胎自食苦果

法拉利车队维泰尔

法拉利车队维泰尔

维泰尔获得分站亚军

维泰尔获得分站亚军

今年法拉利本有机会赢得比赛,不过都没能把握住机会。澳大利亚站跃马就因为策略失误错失了冠军。加拿大站他们又做了一个惊人之举,比赛中很早就让维泰尔进站,把赛道的领先位置拱手让给了梅赛德斯的汉密尔顿。那么这一次法拉利是否重蹈覆辙,又一次因为策略害维泰尔丢掉了冠军?另外博塔斯又是如何收获了赛季的第一个领奖台,塞恩斯又是如何从队尾发车拿到积分?F1著名评论员詹姆斯·艾伦(JAMES ALLEN)将对此为您分析。

赛前预测

经过了七场比赛,今年的比赛更精彩已经成为了大家公认的事实。得益于轮胎选择的范围更广,策略选择对比赛结果产生的影响也比以往更大。

在加拿大站很难说一停和二停哪个更好。一停可以让你拥有赛道优势,但是二停更快。在能获得干净赛道的情况下,二停是更好的选择。但是今年可供选择的轮胎是极软、超软胎和软胎,很多车队并不认为一停能够跑完比赛。比如以前总是能通过比对手少一次进站获得好成绩的印度力量,就没有在蒙特利尔尝试一停。

极软胎是排位赛中最快的一款轮胎,所以前十车手都用它发车。超软胎在周五练习赛的发挥并不好,因此只有很少数的车队愿意在正赛中使用它们。除了哈亚托和巴顿用它发车、佩雷兹用它被证明很坑爹之外,正赛只有法拉利用了超软。有时候作为一个特立独行者并不是什么好事。

法拉利测试和收集软胎的数据非常有限。但是它恰好是最理想的比赛用胎,衰竭情况更轻微,坚持得也更长久,因此可以让策略更具有灵活机动性。

法拉利在周六的三练中只用它跑了五圈,意味着如果要使用两停策略,他们正赛并没有两套全新的软胎可用。这是他们犯的第一个错误。

安全车“刺激”法拉利进站

发车直接超越两辆奔驰后,维泰尔在第一节一直是领头羊。他成功地把和汉密尔顿的距离控制在了DRS范围之外,言下之意就是1秒开外。更有利的是罗斯伯格和汉密尔顿发车时在一号弯发生了碰撞落到了第九位。因此法拉利的身后没有威胁。问题是维泰尔和汉密尔顿,谁会赢得比赛?

法拉利在赛前的计划就是两停。汉密尔顿曾表示梅赛德斯也有此打算。但现实更为微妙,梅奔的思路更开阔,他们决定根据前几圈软胎和极软胎的升温和常规表现,来决定最终的策略。

比赛的转折点是第11圈,巴顿的引擎故障引发了短暂的虚拟安全车。法拉利本来就计划两停,看到虚拟安全车出动便决定进站来节省时间。和正常的比赛环境相比,通常这可以节省6秒。不过这次他们没获得那么多优势,因为虚拟安全车在维泰尔进站时已经回去了。

法拉利本来就计划两停,看到虚拟安全车出动便决定进站来节省时间

法拉利本来就计划两停,看到虚拟安全车出动便决定进站来节省时间

于是他们比理想的两停窗口早了八圈进站,把领先位置让给了汉密尔顿,也失去了控制比赛的杠杆。太早进站也让维泰尔遇到了车流,他前面的车手都要再过八到十圈才会进站。但是更大的问题是他们换上的是整个周末发挥都不理想的超软胎。更好的选择应该是弹性更大的软胎。

所以法拉利是出于何种考虑?很显然虚拟安全车的出动让他们头脑发热。召唤莱科宁进站也是一大失误,因为当时虚拟安全车已经进去了,芬兰人不仅没有获得任何时间优势,还陷入了车流。并且换上超软胎对他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所以大家都很惊讶法拉利没有通过区分两位车手的策略来分散风险,虽然整个周末莱科宁都比维泰尔要慢。

法拉利很清楚奔驰更快。所以他们需要一些与众不同、更激进的策略来击败汉密尔顿。如果他们不进站,那么汉密尔顿就可能通过二停undercut自己。梅赛德斯可以在最后一节坚持更久,因此他们会通过很早的二停赢得比赛。法拉利希望不按常理出牌来克制对手,这点还是可以被理解的。

让维泰尔很早进站后,他们知道这会促使梅赛德斯改用一停策略,但并不清楚他们最后阶段会使用哪款轮胎。

倍耐力曾经表示软胎可以坚持50圈。不过轮胎的寿命和轮胎的表现并不是一个概念。倍耐力只是表示软胎可以坚持50圈,但并没说在那之前圈速不会下降。这场比赛的精髓就在于车手在练习赛中建立的轮胎档案,以及在正赛不同的条件和温度下如何用好它们。

梅赛德斯得到的第一个暗示就是第51圈,罗斯伯格由于爆胎被迫进站。车队检查了他跑了30多圈的轮胎,推测汉密尔顿可以守住位置赢得比赛。

那么法拉利究竟犯错了吗?是的,他们吃了在正赛没有两套全新软胎的亏。其实还有其他方法,比在虚拟安全车时进站更值得他们尝试。

那么这是否让维泰尔付出了冠军的代价?达成共识的是,或许并不是因为梅赛德斯拥有更快的车、更好的轮胎寿命,才让他们拥有undercut的机会或其他手段来赢得比赛。

威廉姆斯大胆一搏

虽然在排位赛落后于红牛,但是威廉姆斯在正赛还是通过策略登上领奖台,延续了其在蒙特利尔成绩出色的传统。博塔斯和汉密尔顿使用了相同的策略,芬兰人早一圈进站,然后通过守住赛道位置战胜了两辆红牛。同时他也是莱科宁策略失误的受益人。威廉姆斯以前经常被批评不够大胆。不过这次他们用软胎把握住机会扳回了一成。

同时这还需要归功于博塔斯和汉密尔顿出色的保胎功夫。在70圈的比赛中仅仅使用两套轮胎,车手必须保持有竞争力的车速,同时不让轮胎受损。而极软胎和超软胎都很脆弱,一旦受损,它们的速度会掉的很快。

小红牛经典策略再得手

塞恩斯在练习赛中跑得很不错,但是他在排位赛中失误撞坏了赛车,只能从第20位发车。不过西班牙人还是凭借出色的发挥以第九完赛。

讽刺的是取得这一结果很大程度凭借了其激进的两停策略。塞恩斯在虚拟安全车撤离的两圈后进站。小红牛知道安全车很短暂所以没有跟随法拉利进站,反而是在两圈之后才让他换上软胎,从而能够自由控制第二节的长度。

随后他们下了一步妙棋,让第13位的科维亚特在第17圈进站,目的是让哈斯和迈凯轮做出回应,召唤格罗斯让和阿隆索进站。对方也都“中计”了。这为塞恩斯扫清了障碍,让他得以发挥轮胎的最佳状态,上升到了第11位。这是小红牛的一项经典战术,利用一位车手来让另一位车手收益,效果也确实不错。

佩雷兹用软胎起步,然后在第30圈换上了超软胎,但是效果不佳。加上马萨的退赛,让塞恩斯抓住机会又上了两个位置。

F1策略报告 由 UBS 为您呈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