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知识专区
当前位置:首页>F1知识专区>新闻正文

F1起源之赛车运动步入正轨

第三节 经济危机、法西斯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赛车运动以及F1步入正轨

久事赛事网讯 Ascari之死和美国车手Resta, Jimmy Murphy, Joe Boyer的死,使安全问题成为赛车运动最重要的问题。加上经济危机对赛车的冲击,国际体育组织给赛车的排量加了1.5升的限制。 

这里的限制,包括其他的一些关于排量、车重量等的一些规定,实际是逐渐给赛车定了一个方程式(formula)。关于方程式,第一个被清楚地制订的“方程式”是国际汽联在1904年所做的,是限定赛车的最低车重。

 回过头来说经济危机冲击的赛车:为了吸引制造商恢复比赛,美国汽车俱乐部(American Automobile Club)专门为印第安纳波利斯比赛设计了一个模板车。这种车马上被纯粹主义者称为“垃圾模板车”。但不管怎样,随着萧条的散去,1930年,美国赛车恢复了比赛。

  

F1记分牌的雏形

     在欧洲,1928年,对赛车的各种限制一度取消,比赛得以恢复。实际上,经济危机虽对赛车运动有冲击,但赛车运动并没有处于停滞状态,相反,这几年的时间为欧洲孕育了一代伟大的车手和出色的赛车。

  这是一个包括Achille Varzi, Louis Chiron, Rudolf Caracciola和车王Tazi Nuvolari的时代。这一时代的比赛,也是赛车史上的经典。包括在西西里的Targa Florio公路赛,还有史诗般的长达1000英里的Mille Miglia公路赛,途中穿过高山,从布雷西亚(Brescia)到罗马再返回。
  1930年的Mille Miglia比赛,Nuvolari和Varzi同时驾驶于Alfa-Romeo赛车,比赛异常激烈。第二天的早上,Varzi领先Nuvolari3分钟,但总用时落后于Nuvolari。后来,他看到了车后Nuvolari的车灯,他以为比赛输了。但一会儿车灯消失了,Varzi以为Nuvolari已经落后了很远。但在接近终点30英里的时候,Nuvolari的车灯突然闪出,还伴随着一阵急促的喇叭。其实Nuvolari一直跟在Varzi的后面,只不过他为了隐蔽,在穿行能见度极差的山间公路时竟然关闭了车灯……
  Nuvolari在意大利被人们视为英雄。他是一个有生机、活力的人。他驾驶赛车有极大的热情和非凡的天赋。相比之下,Varzi驾车冷静、沉着。Enzo Ferrari在谈及30年代初的赛车是曾说:“Nuvolari是最出色的,而Varzi是他最强有力的对手。”那时侯,车手都驾驶自己国家的赛车参赛,Nuvolari驾驶Alfa, Caracciola驾驶Mercedes, Chiron驾驶Bugatti。只有Varzi在不断的换车,寻找自己喜欢的坐骑。1932年,Mercedes退出比赛,Caracciola转投Alfa-Romeo。20年代晚到30年代早期,欧洲各国车手算是棋逢对手,互有胜负。但随着1932年Alfa-Romeo P3的出世,这种均势被打破了。Alfa的车手Nuvolari, Caracciola和Baconin Borzacchini驾驶这辆梦幻赛车赢得了以后的几乎所有比赛。但P3的时代也没持续多久,Alfa引擎退出比赛,结果它服务的Scuderia Ferrari车队只能用老式的Monza赛车。
  Hitler也是车迷 
1933年,Adolf Hitler当上德国总理,纳粹党获得实权。Hitler本人也是一个车迷,他想把赛车作为纳粹的一个宣传平台。1934年,赛车有了一个新的限制,总重量不能低于750kg。这时德国政府正在拨款支持本国的Mercedes和Auto Union车队。德国的赛车运动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赛车的技术、动力、速度和比赛的观赏都有进步。
  Mercedes W25和Auto Union Type A的制造一直处于保密状态,而1934年在柏林的Avus亮相之后,德国的车队开始统治车坛。
  车王Nuvolari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这时Mercedes车队已有Caracciola, Luigi Faglioli, Manfred von Brauchitsch三位车手,没有空位子。Nuvolari转向Auto Union。Auto Union此时已经签约了Varzi,而Varzi拒绝和Nuvolari在一个车队开车。结果这位最伟大的车手再一次被拒绝,回到了本国的Ferrari和Alfa。但从此以后,Nuvolari在比赛中对德国有一种强烈的报复心理。

  意大利车王Nuvolari

1934年是Mercedes统治的一年,Auto Union赢得了零星的几场比赛。Mercedes车手Caracciola获得第一个欧洲车手总冠军(European Drivers’ Championship)。但不得不提到本年度Nurburgring的这站传奇式的比赛。第一圈,Nuvolari驾驶P3排在第二位,Caracciola领先。第九圈,Nuvolari落后于Auto Union的新车手Bernd Rosemeyer, Faglioli还有Alfa的Chiron,而且还到了进站换胎的时间。但这时,一个车神产生了。在Nurburgring这条多弯,多坡的赛道,经过4小时的追赶,Nuvolari到最后一圈时追到第二位,最后他的一个车胎撞到了领先的Brauchitsch的Mercedes车上。德国300多万观众一片惊愕,眼前的Nuvorali凭借过人的胆识和驾驶天赋战胜了德国的具有领先技术赛车。 

  1935年是Auto Union统治的一年。Rosemeyer驾驶改进的Auto Union Type B赢得了这一年的欧洲车手总冠军。Rosemeyer原来是一位出色摩托车手,金发、帅气,加上传奇的赛车成就,他被Hitler誉为“雅利安之梦”(Aryan dream)。Caracciola曾说:“很明显,Bernd (Rosemeyer)从不知什么叫害怕,有时这并不太好。而我们比赛时确实有些怕他。不知何故,我觉得他可能活不长。”Caracciola不幸言中了。1938年,Rosemeyer在一次尝试创造最快圈速时,死亡。Nuvolari取代了他的位置。后来,Caracciola赢得了四年中的第三个欧洲冠军。
  其实当车手在被为纳粹宣传时,表现的都不象人们期盼的那样。1937年的德国大奖赛,Rosemeyer的表现使他再次成为明星,他在维修站耽误了3分钟,后来冲出赛道又耽误1分钟,结果获得第三名,落后冠军Caracciola不到一分钟。领奖台上, Hitler的一名“Brown Shirt”(纳粹党人)Adolf Huhnlein颁发给Caracciola一个速度女神的雕像。这时Rosemeyer正在嘴唇上玩一支香烟,引来观众的大笑。当Huhnlein回头看时,Rosemeyer却叼好香烟,一脸无辜的样子……
  F1步入正轨 
德国统治的车坛随着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结束。日本投降后,赛车运动从新开始,但是由于汽油的短缺,拖延了一段时间。1948年,比赛恢复到正常状态。这一年是一个转折点,发动机有了新的“一级方程式”(New Formula One):可以使用1.5升的增压式发动机或4.5升的自然吸气式发动机。Maserrati车队和新的Ferrari车队也在这年亮相。
  同样这一年,车手方面,Nuvolari在56岁时参加了Mille Miglia比赛,这是他最后一次参加比赛。多年的比赛,他吸入了很多尾气,这次比赛中他有肺出血。但他仍然表现了良好的竞技状态,一路领先,直到在帕尔马(Parma)赛车他的刹车失灵。这一年后期,Varzi在瑞士伯尔尼(Berne)大奖赛的练习赛时,死亡。
  而这时,世界锦标赛逐渐浮出了水面。 1950年,国际汽联第一次举办了世界锦标赛(First FIA Drivers’ World Championship),包括6站欧洲大奖赛——英国的Silverstone GP,德国的Nurburgring GP,西班牙的Barcelona GP,摩纳哥GP,意大利的Monza GP和瑞士的Bremgarten GP,加上Indy500比赛。从此一级方程式(Formula One)开始大踏步前进了。
  在几十年的发展中F1出现很多伟大的车手,像50年代的Juan Manuel Fangio, Stirling Moss,60年代的Jim Clark, Jack Brabham, 70年代的Jackie Stewart, Niki Lauda, 80年代的Nelson Piquet, Alain Prost, 90年代的Ayrton Senna, Michael Schumacher……
  几十年中,赛道、赛车都焕然一新。其中70年代的一系列车手死亡的事故,使赛道的安全得以重视,赛道做了很大改造。而1994年Senna的死,第二次使安全问题受到异常重视。
  而几十年中,赛车运动的核心——车手的勇气和智慧却是不变的,这也是当今各种赛车运动的集中魅力所在。而F1之所以被誉为当今世界三大体育赛事之一。除了其罕有的资金投入和技术革命,恐怕人类挑战自我,挑战极限的精神是F1的灵魂所在。